董事长致辞
公司文化
公司荣誉
公司资质
公司大事记
公司新闻
公司名称变更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太元通科技有限公司 > 公司新闻
樊代明院士最新力作 | 之二:加快卫生立法,做加法更要做乘法
北京太元通科技有限公司   2016-03-02 14:18:57 作者:管理员 来源: 文字大小:[][][]

樊代明院士最新力作 | 之二:加快卫生立法,做加法更要做乘法

 2016-02-20 樊代明 健康报•医生频道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  樊代明


60多年来,我国卫生事业虽然取得了巨大成绩,但也涌现出了不少问题,旧的还没解决,新的又不断出现。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及时解决,不但会影响我国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还会产生局部或全国性的卫生危机,从而严重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甚至威胁国家安全。  

 

医疗卫生政策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改革,今天这样改过去,明天那样改回来;这个领导说这样改,那个领导又说那样改,改来改去等于没改。现在把医改称为试水期,现在才在试水,那过去做的那些要不就是没改,要不就是没改成功。其本质问题还是卫生立法存在问题,要不就是无法可依,要不就是没有依法办医。


专门性卫生法律太少了


我国现有的卫生立法是改革开放社会经济发展的迫切要求推动出台的,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恢复卫生法律框架,着力加强公共卫生立法建设”,和90年代“充实医疗领域卫生立法”的基础时期,到21世纪进入了一个相对综合平衡的全面发展时期。目前大陆卫生法律体系已初具规模。但是,由于卫生立法对社会回应的有限性和立法资源的相对短缺,导致很多亟待规制的方法还在以政策替代法律,一些领域甚至还出现规制真空。


我国的卫生法律制度多以国际公约和宪法为指导,由于国情不同,水土不服,不能全盘照搬,只能为我所用,因此形不成系统,仅散见于国内法律之中,专门性的卫生法律目前只有14部。存在母法缺失、协调性不佳、精细度不足和立法滞后等问题。因此,政府在卫生立法方面要加大立法,加强立法,加快立法,即做加法,最好是乘法。

 

卫生行政不规范


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卫生立法不仅健全,而且行政执法规范。以我国台湾地区为例,他们将卫生法律规范体系划分为卫生行政组织、医政管理、食品卫生、全民健康保险、药品管理、疾病管理、国民健康、卫生政务、生命健康权益及特殊人群权益保护10个子系统,结构树完整,分类科学合理,内容全面具体。比如医政管理,连各分科专业人员都有其特定法律,如《语言治疗师法》、《呼吸治疗师法》、《听力师法》等。


我国人大卫生立法部门少,履职的多为退下来的干部,没有立法经验,又不是专职,不仅忙不过来,也忙不出质量。特别是,我国医药食品、国境卫生检疫、职业卫生、医疗保障、劳动卫生等分属国务院不同职能部门主管,大家都是正部级,谁都不去管,还谁都说了算,责任高度分散,缺乏总体协调,要制定出一部统一的《卫生法》真是难上加难。


而台湾地区“卫生福利部”是2014年7月23日在“行政院”的组织下,由原“行政院卫生署”的21个单位加5个所属机关,即内政部社会司、儿童局、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国民年金监理会以及“教育部”的国立医药研究所共同合并而成。合并以后的“卫生福利部”,事权统一,下辖6个三级机关(构),即疾病管制署、食品药物管理署、健康保险署、国民健康署、社会和家庭署以及中医药研究所。在此期间,中国大陆也有变化,就是将原国家计生委与卫生部合并为国家卫计委。


因此,要深化医疗体制改革,首要是理顺卫生行政法律应包涵的内容,并制定一部完整统一的《卫生法》。在此基础上,按法定原则,对国家相关部门进行调整,赋予调整后的卫生行政部门相应职责和权利,一切为公共健康权服务。


小经费起不到大作用


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是政府实施政策的根据和工具,也是为民众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保障的手段。我国医改的近期目标,简而言之“让穷人看得起病,让富人看得好病”。涉及“看病难看病贵”的因素很多,争论的焦点是保证社会公平和兼顾利益平衡,也就是说医疗卫生事业是社会的公益性事业,这一点是讨论医改的根本和前提。


尽管财富不是衡量医疗制度的绝对标准,也就是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没有政府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而且是大投入,那医改的成功是万万不能的。


政府投入少,医院钱不够,会导致医疗水平下降;政府投入少,医院为挣钱,会导致医院性质改变;政府投入少,地区不平衡,导致好医生迁往发达地区,落后地区的病人只好到发达地区看病。病人本来就穷,越来越穷;医院水平本来就差,越来越差,越穷越差,越差越穷,造成严重的恶性循环。国家卫生部门或中华医学会组织专家扶贫,当地连专家住宾馆的房费都交不起,院长们怨声载道。


关于卫生经费的投入,无疑是要做乘法,每年做那点小加法不够,要像教育经费投入那样,来点大的,来点硬的,只有这样才能改变我国医疗卫生事业投入不足的根本状况。


靠行政手段不可持续


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是目前医改遇到的一个大问题、大难题。各级政府都试图下大力气解决这个大难题,为何老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无果,甚至越演越烈呢?其根本办法就是要立法,依法办事,光靠行政手段,光靠开会、讲话、发文件难以奏效,而且不可持续。在这方面,根据不同的情况加减乘除,分别进行。


比如,医科大学毕业生不愿去基层医院工作,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光靠精神鼓励对少数人是可以的,月收入相差几百元,暂时的奉献也是可以做到的。但对于大多数人,如果城乡间月收入相差上千元,而且一去基层就回不来,这个没有法律保障是行不通的。


又如分级诊疗,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制度,但没有法律的引导是执行不下去的。怎么让乡镇医生成为治病的看门人与中转人,怎么成为防病的守门人与报告人,需要有法律来做保证。


再比如药品价格,大家普遍的认识是医院把钱赚了,坑了老百姓。其实从药厂到患者,医院只是最后一个环节,所得利益平均也就15%,而且还有用工、保存及损耗。多数的钱到哪里去了不得而知。医药分开的探讨历时已久,国家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不得不说,这方面的政策决心不坚决,方案不彻底,配套措施没跟上。不压药价百姓不高兴,压低药价公司不高兴,医院在中间当受气包,不仅两头不是人,而且药品零差价,医疗技术收费没有增上去,医院收入锐减,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本来实行药品零差价前政府说要投入补上医院损失,过几天又说话不算数。市场上呢?假药劣药频现,很多救命药停产断售,加之社会反应强烈,医改始终不出成果,上出政策,下有对策,全国药品行业一片混乱。最近国家又全面放开药品定价,不知又要引来什么后果、多少后果。


这些问题都是要通过法律来解决的,而不是摇脑袋办事,拍脑袋决策,领导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也不是个别试点的经验就可以代替的,因为各地情况不一样。


在卫生立法方面,总体来讲,要做好乘法,选好每一个乘数,即涉及卫生方面的所有因素;当好乘号,也就是加大立法,加强立法,使之形成一套完整系统、相关联的卫生法律法规,确保人民的健康。


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授权。



阅读 3056
22投诉
精选留言

写留言

  •  11
    说的好!

    2月20日

  •  11
    说的好,

    2月20日

  •  9
    讲的很好,很实际,应该很好研究,快点拿出可行方案,利国更利民!

    2月20日

  •  4
    真心点赞。

    2月20日

  •  
    说的很好,以前叫卫生防疫,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现在是卫生法律法规最多却什么也管不了,《职业卫生法》执法部门是卫生,监管部门在安监,也不知是哪个董法的人定的。

    2月21日

  •  
    说出了中国卫生系统的现状,非常中肯,希望高层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医改方案,别再是越改越乱。目前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啊。

    2月21日

 
 

北京太元通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258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4号楼三层B区336号(紫荆花科技孵化园)